• <menu id="yw6sa"><tt id="yw6sa"></tt></menu>
  • 葫蘆島一男孩父親去世后瘋狂長肉 體重224斤

    社會萬象遼沈晚報2018-11-09 20:33

    身高1.4、體重224斤、腰圍1.2米,這3個數字是葫蘆島一個12歲男孩的體貌特征。經好心人兩次治療后均出現反彈,孩子媽媽說兒子“喝涼水都胖”,尤其是孩子“橫向”生長速度快,看著其肥胖程度讓人揪心。為防止總喊餓的兒子偷嘴,媽媽無奈給廚房上鎖。10分鐘回家路,他要走上50余分鐘,中途還要歇三回。

    11月9日,胖孩媽媽通過媒體求助,希望好心人幫幫這個身高不見長、體重卻每天都明顯增長的“寶貝”,救兒子一命。

    爸爸去世后兒子莫名發胖 晚上得坐著睡

    孫麒宇2006年出生,媽媽張紹麗42歲,家住葫蘆島市龍港區,所有開銷全靠每月900元低保,加之娘家給些貼補。孫麒宇出生時6斤,1歲半時也不會說話,后來大了說話也含糊不清。幼兒園老師因聽不懂孩子說話不收,無奈母親只能放棄打工帶兒子。“6年前孩子爸爸去世,小家伙莫名開始發胖,從微胖變成150多斤胖小子。他爸特疼孩子,爺倆感情也特別好,可能走的突然對孩子打擊大。每當看到墻上的爸爸照片,孩子就喊爸爸快回來。我聽著心酸,只好把照片取下來。后來,孩子每頓比大人還能吃,體重也異常增長,如今是同齡孩子體重的三四倍。我帶他去醫院檢查,結果為肥胖和脂肪肝,醫生建議控制飲食、增加運動。孩子睡覺都是先把行李卷好,再放行李上倆枕頭,好讓孩子斜靠坐著睡。”

    2014年和2016年,好心人澤龍和沈陽焦東海減肥醫院先后兩次提供免費治療,然而回家后,孩子的肥胖仍反彈,一年多時間猛增了47公斤,目前已經達到224斤。

    孫麒宇日常的癥狀就是沒有飽腹感,見吃的就攙,沒有控制能力,只要有吃的東西就總想吃。

    媽媽每頓飯給定量 為防兒偷吃廚房上鎖

    無奈,張紹麗只能給孩子吃飯定量,而且都吃粗糧沒有葷腥。早晨中午一般都是一碗高粱米粥或者一塊薄玉米餅,青菜都是用醬油、味精拌一些黃瓜、菠菜等;晚飯是半碗高粱米粥,也是拌些青菜,不放豆油更不放肉,最多也就放一些香油。

    由于吃不飽,孩子整天說得最多的就是“媽媽我餓”,可為了兒子的生命安全,目前別無其他方法。為了防止兒子偷吃,張紹麗只好把所有食物鎖進鐵箱,但鐵箱里食物容易腐壞,為了能多吃多放幾天,食物還得在放回到冰箱。有時孩子半夜起來就直奔廚房找吃的。一個月前,無奈的張紹麗把廚房拉門安了把鎖,“只能用這樣的強制辦法,這回半夜起來進不去也抓不著吃喝,瞅著孩子是挺可憐,但真沒辦法。”

    隨著體重不斷增加,孫麒宇行動變得更加艱難,張紹麗也成了兒子全天候保姆。

    葫蘆島市特教學校領導對孩子非常關心,5年來提供各種幫助,就連上下學車費都給報銷。目前,孫麒宇在特教學校上6年級,每天上下學需要換乘兩次公交車,每次上下車都非常艱難。下公交車到家的路并不遠,正常孩子10分鐘就走完,可孫麒宇要走上50余分鐘,期間還得歇上三四回。身體肥胖還帶來另一個嚴重問題,就是睡覺過程中常常會因為呼吸受阻而被憋醒。

    “現在孩子太胖,尤其是大腿根粗得都嚇人。因為長得太快,體重太重,腿都有些帶不動,每天孩子到家總喊腳疼,即使穿著38號鞋,腳也腫得厲害。下午放學回家上樓時,我得使勁兒往上拽他,到屋他就喊累,躺床上說腳疼。如果再胖下去根本上不了學,可每次我說走不動就不上學了,他就氣得大哭。”張紹麗說。

    獲資助去北京治療 但藥太貴一個月得6000元

    兒子的病讓張紹麗根本無法走出家門,于是母子的低保生活費必須節省著花。目前,張紹麗還加入了同類病情患者的微信群,在群里交流溝通孩子病情和治療問題。

    張紹麗沒想到,今年,在很多好心人的幫忙下,她帶孩子到北京看病的夢想成真。經常來幫忙的是汽車修理工魏青泉,幾年前得知孩子怪病后,魏青泉不但捐款捐物多次到家中看望,還與其他朋友買來吃喝等來慰問,并給買來一臺跑步機,一有時間就給母子倆當司機,義務接送孫麒宇上下學。

    張紹麗又在網上以“水滴籌”方式籌集善款,最終社會各界為孩子捐款2萬多元。有了這些善款后,張紹麗帶孩子來到北京協和醫院。孩子病情得到權威確診為“普拉德威力”綜合征,而要想有效控制該病最主要就是注射一種生長激素。她用善款給孩子買了治療藥物,可這種藥沒有進入醫保,需要自費,3個月一個療程就得近2萬元,還必須得天天注射,無奈她學會了自己在家中給孩子注射。“這個月藥吃沒了就得停止,因為沒錢繼續買藥。這種藥每月費用就得6000多元,常年服用對我們低保家庭來說是天文數字。沒有錢吃藥,孩子病情就無法得到有效控制。”

    不怕苦累想帶兒到央視說幸福

    隨著孩子體重不斷增加,肥胖帶來的多方面影響越發嚴重地表現出來,影響孩子正常生活和身體狀況。由于兩條腿太粗,大腿根肌肉摩擦使得皮膚都破了,每走一步孩子都疼得不敢邁步。張紹麗目前唯一能幫助孩子的就是控制飲食,一方面看著孩子不能隨便吃東西,另一方面盡可能多吃些蔬菜。

    “現在孩子每天主要食物就是粗糧和水煮菜,走路時重心不穩。睡覺時總上不來氣,自己經常坐起來,腿也總抽筋兒。可他活著就是我的希望,為了照顧他,我不能打工,也根本沒有自己時間,每天圍著他轉累得腰酸腿疼,但我累并快樂著。只要他在就是我的動力和全部的寄托,我每天即使再苦再累也要堅持,也覺得很幸福,希望有一天我能帶著兒子到央視《向幸福出發》說說這種苦樂參半的幸福,更希望有人幫我救救孩子!”張紹麗說。

    正文已結束,您可以按alt+4進行評論
    亿彩票
  • <menu id="yw6sa"><tt id="yw6sa"></tt></menu>
  • 兴安盟 | 福海县 | 陵水 | 沐川县 | 富源县 | 南康市 | 睢宁县 | 镇巴县 | 赣榆县 | 莱州市 | 云浮市 | 福安市 | 天水市 | 增城市 | 运城市 | 乌苏市 | 郧西县 | 巧家县 | 永靖县 | 淮滨县 | 丽江市 | 颍上县 | 东辽县 | 叙永县 | 蕲春县 | 汾阳市 | 浮梁县 | 轮台县 | 黄石市 | 积石山 | 凭祥市 | 台南市 | 邵武市 | 福建省 | 尼勒克县 | 额敏县 | 潮州市 | 张家口市 | 手机 | 黄梅县 | 新沂市 | 渑池县 | 吴桥县 | 建阳市 | 方山县 | 渝北区 | 绥中县 | 阳城县 | 若尔盖县 | 从江县 | 开原市 | 黑龙江省 | 景谷 | 尼木县 | 津市市 | 泾川县 | 甘南县 | 奇台县 | 沾益县 | 儋州市 | 上蔡县 | 海盐县 | 石楼县 | 周口市 | 隆子县 | 鄱阳县 | 德化县 | 孝义市 | 黎城县 | 陕西省 | 临沂市 | 安仁县 | 浦东新区 | 桐庐县 | 读书 | 河曲县 | 白城市 | 池州市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