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學校家長必讀:別讓孩子患上了“嗜考癥”

好的心理機能,是趨利避害。糟糕的心理機能,是趨害避利。譬如,聞到大便是臭的,然后避而遠之,這是正常的心理機能。相反,聞到大便是香的,于是欣然接近它,這就是變態的心理機能。

  從這一點上看,在目前的應試教育體制下,比起網絡成癮來,考試成癮更加可怕,更需要警惕。

  《重慶晚報》報道說,西安某中學一高二女生患了“嗜考癥”,癥狀是迷戀考試,如果有幾天不考試就覺得“煩躁、空虛”,并且只要不能得第一就認為是失敗,而考高分的目的,是贏得老師的夸獎和同學的羨慕。

  考試上癮,是好事還是壞事?

  對此,心理咨詢師于東輝說:“毫無疑問,這是壞事。”

  “目前的應試教育,孩子們的考試壓力極大,對此產生厭倦情緒,是正常的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于東輝說,“相反,如果迷戀上考試,把考試當作生活中最大的快樂來源,這是非常可怕的心理狀態。”

  “考試上癮的孩子會有一個收獲——取得比較優秀的成績,但是,他們會付出非常昂貴的代價。”于東輝說,“我所知道的幾個嗜考癥的案例,因為沒有得到及時的干預,這樣的孩子要么最后發展成偏執型人格障礙,要么發展成精神分裂癥。”

  于東輝認為,遇到不好的事情,有消極抵觸的情緒產生,這是正常的。遇到不好的事情,反而產生積極快樂的情緒,這是不正常的。目前的應試教育壓力極大,學生們對此產生消極抵觸情緒,甚至染上網癮,雖然看似不合理,但實際上很容易理解,干預起來也比較容易。相反,如果考試上癮,幾天沒考試就非常難受,這是不正常的心態,干預起來也比較困難。

  考試上癮,源于不正常獎罰方法

  考試上癮的情況,一般源于家長對孩子不正常的獎罰方法,如果考好了,孩子會得到極大的獎勵,在其他方面,無論他做得多么好,都得不到這種獎勵,甚至根本就得不到獎勵。相反,如果考砸了,孩子會得到很嚴厲的懲罰。這種完全以考試成績為標準的單一的獎罰辦法,很容易催生孩子的考試癮。

  人的大腦中有一個快樂中樞,如果快樂中樞頻繁受到單一來源的刺激,那么我們就會“愛”上這個刺激方法,不管這個刺激多么危險,仍然會樂此不疲。這個時候,我們趨利避害的心理機能就會受到嚴重傷害。

  心理學家做過試驗,用較輕的電擊刺激小白鼠的快樂中樞,然后讓小白鼠學會控制這個電擊的方法。之后,小白鼠什么都不會做,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電擊自己,一直到死都不肯停止。

  家長們所用的完全以成績為取向的獎罰辦法,和心理學家對小白鼠的電擊有異曲同工之處。

  前一段時間,于東輝治療過一個“嗜考癥”的男孩小丁。他在廣州一家省級重點高中讀高二,當時每天晚上學習到凌晨兩三點,早上五六點就起床,媽媽勸他注意休息,但怎么勸都沒用,因為他太愛學習了,不這樣做就非常焦慮。

  上初中的時候,小丁經常考全班第一名,但他對此很不滿意,經常發誓一定要考全年級第一、全市第一。

  初三學習緊張是應該的,所以小丁的媽媽沒有太在意孩子的這一做法,但上了高一后,小丁仍然如此拼命,甚至在暑假期間,小丁仍然一如既往地努力學習,他準備“快鳥先飛”,先把高一的知識學好,以保證自己在新學校取得好成績。他媽媽當時就動了念頭,想帶小丁去看心理醫生,但小丁的爸爸反對,他認為孩子愛學習有什么不好。

  但后來,看著孩子日漸瘦弱的身體,以及過于亢奮的神情,小丁媽媽越來越擔心孩子會垮掉,于是不顧丈夫的反對,帶兒子來找心理醫生了。

  “過度獎勵”讓人考試成癮

  于東輝說,小丁染上“嗜考癥”并不難理解。原來,在家里,小丁什么事情都不用做,他唯一的“任務”就是取得好成績。有了好成績,爸爸媽媽會給他各種各樣的獎勵。

  不僅如此,小丁的好成績還是維持這個家的最重要支柱。他的爸爸媽媽關系不好,經常吵架,也鬧過離婚,但只要小丁的成績出現進步,他們就會變得非常開心,起碼會有一段時間不吵架。相反,如果小丁的成績一直原地踏步,甚至出現倒退,爸爸媽媽的關系也會隨之惡化。

  這是雙重的壓力,小丁不僅要為自己而好好學習,他還要為維持父母的關系而好好學習。因此,他的憂患意識很重。只是,他的成績已夠出色了,在全班名列前茅已使盡了渾身解數,再提升一步談何容易。所以,他只能用時間去比拼。

  不過,于東輝強調,只憑高度的壓力,一個孩子是很難考試上癮的,只有快樂才會把他們帶到這里。對小丁來說,取得好成績就意味著可以隨心所欲地得到他想要的一切,并且好成績還讓他當上了家庭的“救世主”,這都是對他的“過度獎勵”。嚴重考試成癮需要心理干預

  于東輝說,最嚴重的考試上癮的案例,當事人的心理機能已被嚴重破壞,就仿佛是“一個惡魔控制了他們的心靈”,讓他們完全做不到“趨利避害”。

  相反,網絡成癮的孩子,起碼在心理機能上,基本上是正常的。“很多有網癮的孩子,要么是家里沒有溫暖,要么是父母給的壓力太大,家從某種程度上說已經成了他們的監獄。所謂的網癮,不過是他們從一個糟糕的監獄逃到另一個糟糕程度較輕的監獄而已。”他說。

  國內知名的心理學家、武漢中德醫院的前院長曾奇峰也極力反對用“網絡成癮”這種詞語去形容孩子。他認為,這個詞語是一種“妖魔化”,并且忽視了網絡對孩子的一定的保護作用。就記者所了解,在心理學界,這是大多數專家的共同觀點。

  嗜考癥危害更嚴重

  教育學界也有不少專家持有這一觀點。西安市教育協會會長許建國說:“嗜考癥的危害不亞于迷戀網吧。”

  過于迷戀網絡,需要心理干預。考試嚴重成癮,更需要心理干預。

  小丁在于東輝那里做了一段時間的心理治療后,起碼可以做到,不再每天都學習到凌晨兩三時,而是減少到12時。但在小丁爸爸的激烈反對之下,這次治療被中斷了。

  “非常可惜,我也非常擔心他的未來。”于東輝說,“我預料,如果這個孩子這樣發展下去,他最后一定會成為偏執型人格障礙。成績將成為他生活中的唯一支柱,這個支柱一旦坍塌,他就有可能會成為精神分裂癥。”

  對這一點,我有更直接的了解。在北京大學上本科時,我樓下住的是數學系,其中一個同學,因一門考試不及格成了精神分裂癥。他發病時是深夜,當時光著身子繞著宿舍樓跑,邊跑邊喊:“我是北大的!我是北大的!”

  他之所以發瘋,是因為他最大的精神支柱——得到好成績然后被認可——坍塌了。 區分學習上癮與考試上癮

  于東輝還強調,必須區分學習上癮和考試上癮。

  學習上癮的孩子,享受的是知識帶來的快樂,這是天然的快樂,是好奇心得到滿足的快樂,是對這個世界更多了一些了解后的快樂。這種快樂,決不會是單一性質的快樂,所以這快樂無論有多大,都不會讓一個人像前面提到的小白鼠那樣,歇斯底里地去追求電擊帶來的快樂,至死方休。這是一種內部評價體系,學習上癮的孩子,他們非常獨立,知道是自己在掌控自己的局面,他們不會輕易為別人所動。長大以后,這樣的孩子會更獨立、更有創造力。

  相反,考試上癮的孩子,他們的快樂其實是掌握在別人的手中。他們所追求的,不是知識帶來的天然快樂,而是家長、老師等外人的獎勵和認可。文章一開始提到的那個西安的高二女生,只是為了得到老師的夸獎和同學的羨慕,她的學習動力,全來自比較,即“我一定要比別人得到的更多”。如果有別人比自己考得更好,她就認為自己是失敗者。有一次,她數學考試得了第3名,家人覺得還不錯,鼓勵她繼續努力,可她竟然兩天沒吃飯,說這是對自己考得這么差的“懲罰”。

  讓孩子多點愛好

  于東輝說,要防止孩子染上“嗜考癥”,他有以下幾條建議:

  一、不要只根據成績好壞獎罰孩子。孩子取得了好成績,可以和他一起分享快樂,但不必非得給予他很高的獎勵。“因為,外部獎勵太頻繁,會奪走孩子內在的喜悅。”他說,“對孩子而言,考試成績好本身就是一種獎勵,如果他很愛學習知識,那么這就是對他學習知識的認可,這會帶給他內在的喜悅,這種內在的喜悅是最好的學習動力。但是,如果頻繁給予物質獎勵,這種內在喜悅就會被外在的獎勵所取代,孩子的學習動機會因此變得不單純。”

  二、孩子考砸時,要給予理解而不是責罵。多數“嗜考癥”的孩子,其父母對孩子的學習要求相當苛刻,考好了,“一俊遮百丑”,其他什么問題都可以不追究,考砸了,“一丑遮百俊”,其他方面做得再好也得不到認可。甚至,孩子考了全班第一,父母會說:“有什么好得意的,這點成績就翹尾巴了?你考了全校第一才算有本事!”

  三、讓孩子適度參與家務。很多家庭,學習成了孩子唯一的任務,在這種教育環境下,孩子最后只把成績當作唯一精神支柱,就不難理解了。

  四、鼓勵孩子有其他愛好。但不要把愛好當成任務,當成必須完成且必須做好的任務,那樣一來,愛好也失去其意義,變成壓力了。

  總之,就是不要讓孩子成為前面提到的小白鼠那樣,只有考試這一種快樂。好的人生,應該有各種各樣的快樂。

正文已結束,您可以按alt+4進行評論

相關搜索:

熱門推薦

看過本文的人還看了

[責任編輯:尹菲]

熱門搜索: